首页 »

思想|葛均波:医生要超越“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2019/10/9 23:42:20

思想|葛均波:医生要超越“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欢迎阅读上观学习·思想

青山一道同风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唐·王昌龄


葛均波,中国科学院院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同济大学副校长,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上海市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干细胞和组织工程中心主任。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主任委员,美国心血管造影和介入学会理事会理事,美国心脏病学会国际顾问。

1987年起从事心血管疾病的临床和科研工作,研究方向为冠心病的发病机制、早期诊断和治疗方案优化。先后承担了20余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作为通讯作者发表SCI-E收录论文311篇,主编英文专著1部、中文专著16部。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教育部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华医学科技二等奖(2项)、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等科技奖项。


国家提倡万众创新。但目前我国即便是985院校专利转让率也只有5%。大量的知识产权成果停留在实验室阶段,无法走出科学研究自身这座象牙塔,政府投入的研发经费最后成为“纸上谈兵”。

要从根本上打破这种局面,不但要从政策上、体制上进行大刀阔斧的开拓,一线科研人员也必须转变思路,奋发图强。以转化医学为例,我国医药及器械的研发及转化能力低下,目前临床使用的主要高端医疗器械几乎完全依赖进口或源于国外理念,只是在国内进行仿制,该领域产品长期被国外公司垄断。振兴民族医疗产业时不我待。

怎样才能在强手如林的国际医疗厂商中脱颖而出?如何在日新月异的医学科技发展中崭露头角?这就需要我们密切结合临床,让医生从病人的利益出发换位思考,捕捉大众的切身需求,才能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地进行科研创新。

经心导管微创治疗心脏结构性病变是最近十多年来涌现的新技术。我国是心脏瓣膜疾病大国,仅以主动脉瓣估算,就约有300万主动脉瓣反流患者、100万主动脉瓣狭窄患者。一直以来,“开胸换瓣”是瓣膜病患者的常规治疗方法,但由于创伤较大,我国至少有30%—50%的主动脉瓣病变患者因高龄、心功能差、存在严重合并症等情况,无法耐受手术,或因恐惧而放弃外科治疗,只能痛苦地等待死神降临。

经心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是当今治疗主动脉瓣疾病的国际领先技术,能在不开胸和心脏不停跳的条件下成功换新瓣膜。但目前上市器械仅限用于主动脉瓣狭窄,至于主动脉瓣反流,国内外在研的器械均是经心尖途径植入,尚未见经外周动脉途径植入的相关医疗器械。诚然,我们目前每天的临床任务已经非常繁重细琐,完全可以据此让这些主动脉瓣反流患者继续采用“开胸换瓣”  。

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可以“终身行之”的。借用古代圣人的话,我也表达一个观点:病者所欲,医施于人。可以想象,如果这些年老体弱的严重主动脉瓣反流患者不是仅仅与我们萍水相逢,而是我们的家人、亲人,我们还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求医无门而袖手旁观吗?

其实,医生设身处地想病人所想,急病人所急,不但能缓解病人的痛苦,或许还能在繁重细琐的任务中帮我们寻找到明晰的科研思路。为此,我们就主动脉瓣反流经心导管置换术进行了一系列研发,并将研究成果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一种经外周动脉途径植入的主动脉瓣环系统”专利。申请专利的4个多月后,专利即被成功转让,并且有企业立即配套专项经费进行重点研发。签订转让协议4个多月后,相应样品即被共同研制出来,各项后续动物实验等正在进行中。

这是我们在科研工作中的一个典型案例,从中不难发现厂商积极转化的缘由。因为这项发明创造来源于临床,有望切实改变当前国际上针对主动脉瓣反流经心导管微创介入方法束手无策的局面,新兴的本土医疗器械厂商立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试想,仅我国就现有约300万主动脉瓣反流患者,相当于整个蒙古国的总人口,这该是多么大的医疗市场!而且,随着世界人口不断老年化,各国各地均存在高龄合并其他多种疾病不能耐受开胸手术的主动脉瓣反流患者。

因此,对于企业而言,这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商机。市场经济自带调节杠杆,如果我们只会埋头赶路而不学会抬头辨认方向,那么,闭门造车的知识产权只可能是为专利而专利,只可能一天天失去先进性,等待最终过期作废。而如何发现有价值的研发方向,呆在实验室苦思冥想是没有出路的,唯有了解病人的实际需求,想方设法帮助患者解决困难,才有可能得到第一手提示。

病者所欲,医施于人。这也不仅仅适用于科研思路。当前,我国医患矛盾现状不容乐观。医学在相当程度上其实隶属人文科学,在诊治疾病的过程中,机械的物理化学方法并不能完全缓解病人的痛苦。我们医务人员也唯有把病人当作自己的亲人,才能找寻到合适的心理定位,解决工作中的实际问题。

读史明智,鉴往知来。楚汉争霸,群雄逐鹿,项羽和刘邦妇孺皆知。说项羽是一位英雄毫不为过,他27岁时就已经锐不可挡,攻定陶、拔襄阳、斩李由、杀宋义,东救齐地,西破章邯,气概雄伟英武,声势如日中天,“诸将皆慑服”。但另一方面他性格刚愎自用,任凭个人喜好奖惩部下,最后众叛亲离,乌江自刎。

相形之下,刘邦年轻时不太喜欢读书,也不喜欢下地劳动,常被父亲斥为无赖。但他敢作敢当,知人善任。韩信念念不忘刘邦“解衣衣我,推食食我”之恩,因为他能够时时处处将心比心:自己肚子饿要吃饭,知道别人也想吃,便让出自己的饭食;自己身上冷要穿衣,知道别人也想穿,便让出自己的衣服。他为他人着想,也为自己赢得了勇士和谋士,最终成就一代伟业。

这应当成为我们做人做事的借鉴,提醒我们视野不能仅仅聚焦自身利益,过于患得患失只能适得其反。时时处处为他人考虑,其实也是在无形地为自己开拓更为广阔的天地。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在科研中,根据病人的需求会得到最精准的思路提示;在临床中,与同事通力合作会让自己的工作开展得更井然有序;在教学中,对学生倾囊相授也是在为自己的工作事业培养得力的新生力量。

 

 

病者所欲,医施于人,对于我们所有医务工作者来说,亦应“终身行之”。

(您亦可阅读4月12日解放日报《思想周刊·观点版》,关注本文报纸版本)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栏目主编:王多  编辑:严晓蓉

邮箱:wangd035@jfdaily.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