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位身高1米9的上海交警,被罚者为啥愿作他的粉丝

2019/10/9 23:42:21

这位身高1米9的上海交警,被罚者为啥愿作他的粉丝

 

“为什么只罚我?”

 

“你们罚得完吗?”

 

“那么多交通违法,你罚了我能改变什么?”

 

几乎每一次处理交通违法,颜立进都会面对这些问题。

 

 

3月24日,上海开展全市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大整治,包括特警在内的全警种上路支援路口交通执法。一场规模空前的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大整治正在席卷上海。

 

身高190的颜立进是这场大整治最前沿的一名一线交警。记者日前来到浦东新区沪南公路、新奉公路,近距离观察这位普通交警的“大整治”。

 

 一起交通违法,查了30分钟

 

“你找‘长脚警官’?那边那边,这个时候上街沿围着人肯定是他!”

 

下午14时40分,也许是这座2400余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一天中繁忙交通难得的喘息机会。

 

路口东南角,一辆“苏H”号牌的小客车旁,交警颜立进正被一对年轻夫妇围堵着,“不准”他开罚单。

 

颜立进驻守浦东新区沪南公路、新奉公路,是浦东公安分局交警支队八中队民警。他身高190公分,周围的人就“长脚”、“长脚”的叫开了。

 

“我就开车出门拿个东西,这么点路你为什么要罚我!”

 

“刚才你违法逆行,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七十七条;没有系安全带,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一条。”

 

“我是看到朝我招手我才逆行的!我要投诉你执法不公,我要让你上网!”说罢,年轻人掏出手机,拍下颜立进的照片。

 

“投诉是你的权利,但处罚是我的职责。我站的方位和你的违法行为这个取证仪都有记录,不清楚路口也有监控。你觉得我处理有问题,可以行政复议或者投诉我,我的警号和名字在罚单上都有。”说罢,颜立进向年轻人要驾照。

 

刚一翻开,颜立进就发现了蹊跷:“照片上的人不是你,怎么回事?”

 

“这,是我爸的驾照。我有驾照的,2月15日就到期还没来得及换。”

 

“那你现在违法行为又多了一项。无证驾驶能开车吗?”

 

“这有什么关系?我有驾照的,凭什么说我违法?而且今天你罚了我,上海交通就好啦?白费功夫,怎么不去抓杀人放火的人?”年轻人吼起来了。

 

“那我问你,开车好在路上逆行吗?驾驶员好不戴安全带吗?拿爸爸的驾照能出来开车吗?”颜立进的嗓门也提高了些。

 

“哦哟,小巨头,勿要头皮犟,叫啥叫?我老太婆都知道你违法了,搞啥搞?”围观的老阿姨们开始帮腔了。

 

“这辆车在原闸北和静安还各有一次违法记录没有处理。今天这三项违法,你有没有异议?”颜立进盯着年轻人,对方忽然一下没了声音。

 

握着颜立进递过的笔,年轻人声音忽然小了:“求求你,我不知道我违法。”

 

“不知道正好重新学习一下交通法规。”

 

“我很忙,没时间处理这些事情。”

 

“你的驾照过期不能开车,正好等你空下来一起处理。”

 

“侬碰到‘长脚’就是遇上马路法官了,勿要讲这些了。”旁边一名围观的中年男子朝年轻人说:“我在旁边开店的,他原来罚我是一样的!”

 

15时15分,拖车赶到路口,将这辆车拖离现场。

 

处理这样一起交通违法,颜立进花了半小时。上海最适宜的四月天,他的嘴唇上龟裂出一片一片白色的皮,干涩的喉咙说话声已几近嘶哑。

 

拖车刚一转弯,路口又有两辆车追尾了。颜立进刚奔过去,对面车道又有一辆车鸣起喇叭……

 

这还是一天中几乎交通最平稳的时段。

 

“长脚警官”之所以得了这个外号,不光因为人高,还因为他总是跑来跑去。周边的居民说,高峰时候路口人、车如潮水涌动,“长脚”就像在水中沉浮一样:“就晃眼看到一顶白帽子,一会儿出现在这,一会儿又在那边冒出来。”

 

“现在不少人的守法意识不是没有,但还是薄弱。如果看到旁边有交警,他们就不会违法。所以我跑得勤快一点,违法就能相对少一点。”颜立进朝记者斜了斜脚,皮鞋后跟几乎被磨平了:“一年两双不够穿啊。”

 

进入大整治阶段,颜立进和同事们的作息时间表也延长了。早班从6点30分干到下午16点30分,中班从12点30分延续到晚上22点30分——这意味着一天有10小时他们都在马路上。

 

被处罚后,违法者愿当他的“粉丝”

 

在沪南公路、新奉公路周边,颜立进有一票自己的“粉丝”。就像此前帮腔的阿姨和中年店主那样,他们不仅围观“长脚”执法,还会帮忙教育违法者,引用的都是“法言法语”:“看‘长脚’处理违法学的嘛!”

 

这一票“粉丝”中,居然有不少曾被颜立进处罚过。

 

2008年,颜立进刚调到这一路口执勤。彼时的城乡结合部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外来人口大量导入。颜立进遇上路口违法都要处罚,曾有人指着他的鼻子说:“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这些年过去,颜立进依然坚持严格执法,平均每天要处罚15起交通违法行为。交通大整治开展以来,这个数字几乎每天都在被刷新。

 

一次处罚一名骑电动车的中年女子,刚被拦下女子“先发制人”:“我车骑得好好的你拦我干什么?”

 

“现在是红灯,骑车闯红灯是违法的……”颜立进话音未落,女子居然指着交叉路口的绿灯说:“明明那边就是绿灯!”

 

“交通灯不是哪里绿色就朝哪里看,得看你正在通行的这条道上是什么信号灯。”颜立进将女子拉回人行道上:“而且你骑车骑在车跑的路上走,是违法;你跟这些车的方向相冲,是逆行,也是违法。”

 

周围的人悄然围了上来,女子忽然不作声了。颜立进随即掏出罚单,可女子又开始求情说自己“知错了”,“能不能不要罚”。

 

但是颜立进坚持开罚单。就这样,他一会儿听女子带着哭腔诉苦生活艰难,劝她必须学法守法,一会儿又跑到路口纠正处罚其他违法行为。

 

整整耗了50分钟,罚了这名女子50元。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常常使一线交警陷入两难的境地:处罚了,费时费力,还要被苛责“没有人情味”;不处罚,法律的尊严得不到尊重,量大面广的交通违法还在继续。

 

颜立进说:“我能够理解她,但是我必须要处罚,因为周围的人都看着,这对他们来说是一次教育。”颜立进处罚违法从不手软。罚单需要签名,有人不会写字。他会查询清楚对方的身份,将他的名字在本子上写得大大的,让对方描摹下来。

 

一次一名中年男子乱穿马路,颜立曾三次喊退他,可最后男子还是闯了红灯。被罚之后,男子在路口纠缠,颜立进只得请求增援,将男子带至派出所教育。临走时这名男子对颜立进说:“我要找你们领导,我要投诉到纪委!”

 

果然,从投诉到行政复议,这名男子跟颜立进纠缠了足足两个月:“虽然我是秉公执法,但要说一点心理压力没有那是假的。违法成本太低了,而执法成本又太高。”

 

不过,让颜立进自豪的是,迄今为止,他从未受到有责投诉。

 

不仅如此,还时常有人写信给浦东公安分局领导,感谢颜立进的严格与公允。

 

 

一次处罚一起新奉公路上的机动车占用非机动车道逆行,驾驶员非常不满:“我家在这里,你让我怎么走?”

 

“就算这样,你也必须遵守‘右进右出’的原则,为图方便违法就要被处罚。”颜立进开具了罚单,当事人也爽快签字确认。

 

随后半小时,这里又有两辆车犯了同样的错,第一辆车被拦下后,踩下油门,险些撞倒颜立进,快速逃离现场,他立即通过电台呼叫同事拦截;第二辆车再被拦下,依法处罚。

 

围观的人群中,颜立进瞥见一个熟面孔——居然是第一个被处罚的男子。

 

原来被处罚后,心有不甘的男子回到现场,躲在绿化带后举着手机拍了半小时,却发现颜立进“有违必处”: “像你这样执法,我被罚确实无话可说。”

 

“只要眼睛看得到的违法,就要处罚”

 

很多违法者都会问,“为什么只罚我?你们罚得完吗?”

 

“如果人人都这么想,那么交通永远都好不起来。”在颜立进看来,自己也许不可能每一起违法都处罚得到,但只要“眼睛看到的”,就一定要去执法处罚:“处罚一起就是一起。只有把规矩做出来了,大环境才会变好。”

 

有时遇上违法者“溜号”,他会立即追上去。还有驾驶员故意出言不逊,甚至辱骂长辈,他会反复告诫自己沉住气,告知对方“我是代表国家执法,不是个人跟你起争执”。颜立进说话语速颇快:“其实我本来是个急性子啊!”

 

对于“守法”和“公正”,颜立进有着近乎执念的认真。

 

一次处理一起交通事故,驾驶员杨先生转弯时遇上一辆自行车扑上来,碰撞在一起。原本双方协商好赔偿,可颜立进一见骑车人便脱口而出:“怎么又是你?”

 

随后颜立进仔细勘测现场,又非带着双方去派出所调阅监控录像,最终曝出骑车人“碰瓷”真相。

 

后来杨先生才知道,颜立进曾在一起交通事故中见过这名骑车人,再发生近乎相同的事故便心生疑虑。尽管是不是“碰瓷”颜立进不能现场判断。可对这样“说不准”的事,他就一定要追查到底。

 

 

“大整治开始之后我就跟家属说过了,家里的事我基本是没办法照顾到了。”颜立进今年50岁了。他有糖尿病,上岗时无法携带胰岛素,只能靠药物维持。

 

“现在正好是到处都要用人的时候——”颜立进掰着手指计算今年的工作:“年初是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现在是交通大整治,6月份迪士尼又要开园了……”

 

每个路口的一线民警,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和苦衷。

 

“这事我不大说的。”他抹一抹眼睛:“我妹妹15岁那年生病高位截瘫,当时是特批之后才能上大学,现在有个好工作。党和政府对我们家是有恩的。我是一名普通的人民警察,我能做啥回报社会?就是做好自己的工作。”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文内照片浦东公安提供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